南通检察院竭力纵容包庇徇私舞弊的民警,无证驾车压死人改为有证驾车,并颠倒黑白故意错误认定冒名顶包者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无证驾车压死人和冒名顶包者逍遥法外至今南通中院法官滥用职权违法判决,并继续承办省高院发回重审的案件,伪造谈话笔录,仿控诉人笔迹签名,欺骗省高院,立案十七年不裁决。公安民警和中院法官犯罪,南通检察院:“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受理。“通州检察院:“经审查,不属检察机关管辖,决定不予受理。”江苏省政法委曾十四次转南通政法委要求查处,无下文。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收了我的控告材料转南通纪委检察委要求查处,二年过去了无下文。在南通公、检、法勾联下,一条人命就这样不了了之。控告书 控告人:陆易华,男,汉族,住: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十总镇柏树墩村32组47号,1964年3月6日生。手机,身份证被当地派出所副所长丁林华扣押,小灵通号:0513一66879605 请一切好心人尽快转发此贴,因此案一切程序全走完,现陷入绝境,一个农民在强大的利益集团势力胁迫下,在绝望的呼嚎挣扎。被控告人:第一:被控告人:朱新峰,陈洁林,职务,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队长和科员。第二:曹小红,季树泉,职务: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控告请求:请求上级领导依法查处江苏省南通市公,检,法拉帮结派互相链接成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事实与理由公安局承办该案的朱新峰,陈洁林滥用职权,包庇犯罪一开始就藏匿,恶意毁灭死亡事故原始卷宗,包庇犯罪份子逍遥法外至今。易彤私自无证驾驶原通州市,邮政局的邮政车行至原通州市十总镇龙富桥村八组,在设有交通标志的十字路口不但不减速,在迎面由陈宇光驾驶的中巴车会车的紧急情况下,强行超越同方向刘成国驾驶的摩托车,在超车过程中,邮车越过公路中心线,撞击公路左侧人行道上一年级学生易杰峰,此时易彤驾车逃跑,经迎面而来的行人姚晓丽等三人大声叫喊并用手示,易彤才制动停车,此时易杰峰被邮车拖拉三十多米后活活被邮车左前轮当场压死。事发后,易彤依仗父亲易俊林时任邮政局安保科长兼汽车调度员的权力,在事发后第二天下午才请来其单位驾驶员顾峰冒名顶替(顾峰证词为证)。以下所有证人证词或伪证均来自于法院卷宗内,这些被隐藏了近二十年后的事实真相,2015年7月才从一审法院复印到。这些证人证言或伪证都从正面或反面印证了,徇私舞弊的公安民警急于毁灭死亡事故卷宗的罪行。而一审法官重新对以下证人调查取证。第二被控告人曹小红 季树泉一直隐瞒这些事实证据。直到二十年后才大白于天下。在这里必须感谢原一审法官良心尚存,虽改变不了须按领导旨意办案的事实,但留下了当年鲜为人知珍贵的事实真相。虽然不全,(除被公安交警毁灭的重要证人外)。但仅凭这些铁的事实证据,足以推翻不是易彤开车的谎言,足以揭开公安民警徇私舞弊毁灭原始交通卷宗,联合法官隐瞒事实真相,伪造谈话笔录,仿控告人笔迹签名,欺骗省高院,愚弄控告人,承办案件 17年至今不裁决到底是否象南通检察院和通州检察院不支持控告人监督审请决定书中所说:“缺乏事实依据”“没有侵害控告人的合法利益”。下面就用事实证据揭开真相。因为真相只有一个。原通州市公安局承办人滥用职权,违背事实和法律,听从一面之词,颠倒黑暗白认定冒名顶替驾驶员顾峰承担本起事故次要责任,承办人明知自己故意违法办错案,包庇易彤交通肇事罪不受刑事处罚,所以在责任认定书上不具名。为此控告人不服,向南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申请复议,该局支队长朱新峰,陈洁林,有错不纠,不查,反而利用职权,一开始便藏匿并恶意毁灭了这起死亡事故原始卷宗,造成易彤交通肇事罪和顾峰冒名顶替罪逍遥法外至今。原通州市人民法院(2000)通民再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书第7页第1至3行:"根据证人施学勇,刘成国,陈宇光的证言,事故时邮车速度快,故本院认为公安交警部门确定由无责任能力的易杰峰承担本起事故主要责任不妥”。由此确定,被控人颠倒黑白,违背事实和法律,故意办错案包庇犯罪的人不受刑事处罚。根据《执法监督》第76条:“交通警察违反本规定故意或者过失造成认定事实错误,追究执法过错责任人员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86条:“对损毁,丢失道路交通事故卷宗材料的,应当依照《档案法》有关规定对直接负责人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被控告人朱新峰,陈洁林应两罪并处。被控告人,南通中院曹小红,季树泉法官与朱新峰,陈洁林互相勾结,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的事实:第一:被控人曹小红,季树泉违法判决,包庇犯罪事实。控告人之子易杰峰被汽车压死后,诉讼请求两被告赔偿十元钱,目的请求法院依法判决。第一易彤无证驾驶交通肇事罪,顾峰冒名顶替罪。第二肇事者多处违章应承担本起死亡事故全部责任。可是被控告人承办(2001)通中民再字第34号民事判决书:“根据证人的反映,事故时邮车速度快,故公安交警部门确定由无责任能力的易杰峰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不妥”。那么谁应该承担本事故的主要责任?为什么又一字未提?违反了《民事诉讼法》200条:“高出诉求和漏判"。包庇肇事者至今逍遥法外。见判决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1987年8月21日联合下发的:“从事交通运输人员违反道路交通规章制度,构成交通肇事罪,压死一人,应负事故主要责任”。被控告人违反规定,对肇事者承担事故责任一字未提。纵容了易彤交通肇事罪和顾峰冒名顶替罪至今逍遥法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402条:“行政执法人员徇私舞弊,对依法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不移交”。应依法追求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第399条:“是指审判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应予以立案”。第二:被控告人滥用职权,隐瞒关键证人证词,枉法判决,包庇犯罪。审监庭庭长吴胜泉拿了一张肇事者易彤和冒名顶替驾驶员顾峰合影五寸彩色照片,让六名目击者辩认,一致认为肇事是个高个子,并且学画画的第一目击者姚晓丽,耿云风指认眉毛上有颗痣的就是肇事者,照片上易彤个子明显比顾峰高,而且只有易彤眉毛上有颗痣,这有别于其他任何人的特征却被被控告人曹小红,季树泉法官故意隐藏。不以这些重要的第一目击者的证据作为判决的依据,而以马述君早以认识易彤父亲易进林这一孤证来判案,是违法判决。三:被控告人为了掩盖自己滥用职权,违法判决,包庇犯罪不被揭穿,继续承办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的案件,故意开瑕疵的传票,并伪造谈话笔录,立案十七年不裁判,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控告人不服被控告人的违法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高院发回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立案(2002)年通中民监字第143号,被控告人为了隐盖自己滥用职权,隐瞒多名证人证词,违法判决,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的事实,被控告人不但不申请回避,反而利用职权邮寄一份瑕疵的传票给控告人,第一:传票上立案时间为2002年,应到时间却为2000年,目的是不让控告人进法院大门。故意对此案不裁判包庇犯罪,侵犯控告人的审诉权利第二;传票上无签发人,目的是不让控告人知道一事两案号的承办法官都是被控告人。直到2015年复印到(2002)通中民监143号案卷才发现:第一、卷宗封面上还是被控告人承办;第二、从卷宗目录上看1、没有判决书;2、没有裁定书;3、没有息诉协议;4、伪造谈话笔录,欺骗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证明被控告人利用职权,知法犯法,8月30日的谈话笔录是被控告人伪造的,并且仿控告人笔迹签名。私自结案,欺骗省高院,愚弄控告人。侵犯了控告人的申诉权利。控告人不服到处上访,多次要求做笔迹鉴定,南通中院纪检处处长秦昌东于2016年7月27摇号确认司法鉴定科学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控告人2002年8月30日的谈话笔录上:“陆易华”三个字进行鉴定,十总政府提供了二份本人的同年签名让其比对鉴定,几年过去了,没有结果,没有给控告人一个交代。被控告人如果没有伪造谈话笔录,欺上瞒下,包庇黑势力不受刑事处罚,为什么没有结果?南通人民检察院与南通市公安局和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竟拉帮结派组成利益共同体,故意纵容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多名第一目击者的证人证词,就是徇私舞弊的被控告人朱新峰,陈洁林的眼中钉,肉中刺。不及时毁灭就是暴露他们丑闻之时,毁灭了死亡事故原始卷宗的证据,实际上就是毁灭他们包庇黑恶势力的犯罪证据。并且请肇事车单位职工作伪证,将假证伪证装进公安局伪造的复印件卷宗内。这就是原一审法官金建峰随记中所述;“后该案审结后,本人及时将事故卷宗复印件,交还市交警大队,有事故卷宗移交清单为据。现该案进入再审,审监庭要求看一下笔录,回忆一下当时情况,经查看目前交警大队事故卷宗发现,该卷宗己经重新装订,将本人借卷介绍信装入卷宗,且卷宗内增加了部分内容,但也短少了部分询问笔录,如杨红军的笔录等”。杨红军作为该案的重要证人,到底说了什么?又是谁指示把杨的证人证言从卷宗中抽走?请看事实证据: 根据;"执法监督”第86条。《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86条,被控告人构成包庇罪,滥用职权,恶意藏匿,毁灭死亡事故卷宗罪,至今未归档,伪造复印卷宗,多次抽取毁灭证据罪,几罪一并处罚,而南通市人民检察院和通州区人民检察院院为了隐盖丑闻,包庇黑恶势力集团,于铁的事实而不顾。错误认为:"通州区公安局遗失《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通公交处字(1996)108号相关卷宗的行为,侵害其合法权利的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本院决定不支持陆易华,张红群的监督申请。(见证据)综上所述,南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队长朱新峰,陈洁林滥用职权,第一:违背事实和法律,故意办错案,第二:为了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易彤无证驾车改为顾峰有证驾车。第三:为了彻底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滥用职权,一开始就恶意藏匿,毁灭这起交通死亡事故原始卷宗,至今未归档。而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曹小红,季树泉,滥用职权第一:互相勾结,对明知第一被控告人毁灭了死亡事故卷宗事件而故意隐瞒。第二承办(2001)通中民再字第34号案,多处违法判决,包庇黑恶势力不受刑事处罚。第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2002)通中民监字第143号,其不但不申请回避,反而继续违法承办该案,立案十七年至今不裁判,侵犯了控告人申诉权利。伪造谈话笔录,欺骗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瑕疵传票,愚弄控告人。现一切法律程序全走完,一条人命在强权部门通力“合作”下就这样不了了之。人民检察院错误认为没有侵犯控告人的合法权利,竭力纵容包庇犯罪,对朱新峰,陈洁林,曹小红,季树的违法犯罪行为不查,不办,完全属于公,检,法成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是法治中国最大的毒瘤。为此,控告人请求上级领导,依法查处江苏省南通市,公,检,法拉帮结伙的犯罪事实,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漫漫上访路 滴滴辛酸泪,2017年3月本人被当地派出所付所长丁林华手拷脚镣,刑讯逼供,不许上访,并扣押手机和身份证。感谢一切曾帮助过我的人,您们的牵挂和支持是我继续前行的动力,只要有一息尚存,我就永不放弃儿子沉冤昭雪的努力。谢谢一切好心人。现在只要在百度上输入陆易华三个字就能在网上搜索到所有被控告人较祥细的犯罪事实证据。以上事实如有半点不实,本人负一切法律责任。陆易华 2019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