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沉冤了近二十年的冤、假、错案,一件人命关天的交通肇事案,就在南通、通州公安交警一手谋划操纵下,用藏匿、销毁原始交通肇事卷宗,用伪造、篡改的复印件卷宗来应付原审法院,致使再审法院又错判、枉判这一宗草菅人命的奇案,使无证驾车压死人的肇事者逍遥法外二十年,受害者家属苦苦追凶、追诉二十年。终于在2015年8月通州法院卷宗中发现原一审法官金建峰的随记等重要证据,说明该事故原始卷宗,在事发后不到五个月就被南通市和通州两级公安民警隐藏、销毁这起交通事故的原始卷宗。但江苏省南通公、检、法三部门决定为保全一方,捂住公检法的丑闻不被泄露竟然动用关系把登载于天涯的重要证据图片全部删除,并封十年。(见http://bbs.tianya.cn/list-828-1.shtml另外今年3月和6月以及12月本人到省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上访的控告书,多次都转到南通市政法委,南通政法委没有任何答复。坚持一错到底,故意拖着、压着不查、不纠、不办!今特提起控诉。此冤案将可能永沉大海,望此贴尽快转发扩散,望善良的记者报道,望法律工作者提供有用的建议和帮助千恩万谢。本贴以事实为依据,如有半点不实,本人愿负任何法律责任。 控诉书控诉人:陆易华,男,1964年3月6日生,汉族,住通州区十总镇施家店村六组47号,居民身份证号码320624196403063053,联系电话:15862843625.张红群,女,1965年5月18日生,汉族,住址同上。被控诉人:朱广清,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住通州区右园路1号。朱新峰、陈洁林,南通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住南通市青年东路199号。请求事项:要求依法查处江苏省南通、通州的交警大队民警朱广清、朱新峰、陈洁林等人违法办案、徇私舞弊、玩忽职守、隐藏、毁灭原始交通事故案件卷宗(致人死亡)是受何人指使?为何不敢1、依法公开案件原始卷宗?还事故事实的真相!2、依法查处被控诉人承担一开始原始卷宗未归档,造成原审、二审承办法官未调到原始卷宗造成错误裁定,导致以后控诉人二十多年的申诉、上访、诉讼等以及永远无法追究肇事者刑事责任的精神伤害之苦。事实和理由:1、根据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办公室2015年6月14日情况说明,证实了:承办这起交通死亡事故承办人,为了掩盖事故真相,故意包庇无证驾车的交通肇事者,一开始就隐藏了事故卷宗,从未归档(见证据一)。2、1996年9月30日的交通事故,1997年2月21日承办法官金建峰就未调到原始卷宗(见证据二)。导致原审、再审法院无法查清这起事故真相,无法证明真正的交通肇事者,两审法院都驳回两控诉人之子易杰峰死亡后仅要求判赔10元钱的诉讼请求,如果为了钱一条人命只值人民币10元钱吗?为了讨回公道 ,为了一个说法,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死去的儿子不再受到冤屈,无权无势无后台的农民就无法讨回公道吗?3、再审法院承办法官再次调卷仍未能调到原始卷宗(见证据三),而调到的还是原来一本伪造的复印卷宗。并将原来的卷宗违法拆封,从原来的复印件卷宗中抽走销毁了杨红军,第一目击者摩托车驾驶员刘成国,冒名顶替的驾驶员顾峰等人作为该死亡事故的重要证人证言……,被控诉人故意毁灭证据的具体行政行为再一次侵犯了两控诉人合法权益。4、再审法官根据5名第一目击者证实1996年9月30日下午3时许。肇事者驾驶苏F50589小邮车行至明显标有交通标志的十字路口不但不减速,反而在迎面有陈宇光驾驶中巴车会车的情况下,强行超越刘成国驾驶同方向行驶的摩托车,在超车过程中,该邮车越过公路中心线撞击站在公路左侧人行道上的一年级学生易杰峰,经迎面而来的行人姚晓丽等3人的叫喊手势,肇事者才制动停车,造成易杰峰活活被拖拉了30多米后,被邮车左前轮压死的惨局,被控诉人对该事实置若罔闻,缩视无睹,违背事实,认定易杰峰横穿公路负事故主要责任。两控诉人通过多年的申诉,2001年通州区人民法院再审中通过再次调查5名第一目击证人,在事实面前最终判决“认为公安交警部门确认易杰峰承担本起事故主要责任与情理不符”。(见证据)由此可见,当初此起案件承办人朱广清、朱新峰、陈洁林一开始就隐藏事故卷宗,不归档,枉法办案,导致再审法院在审理中无法调到原始卷宗,没有物证来追究真正肇事者的刑事责任,造成法院漏判了肇事者应负的事故责任,违法嫌疑人仍然逍遥法外。同时承办法官一直没有说明未调到原始卷宗而漏判,可见法院、公安官官相护。串通一气,两控诉人为此不服,最终在两控诉人未变更被告赔偿10元钱的诉讼请求时而判了19652元,想来堵塞住两原告的嘴,此判决法官明显违反了(民诉法200条11款)规定。5、控诉人于2015年申请公开案件事实的信息时,公安局答复是“因保管不善及因上诉、申诉、上访多部门之间的流转灭失”。(见证据)明显与事实相悖,事实是1996年原始死亡事故卷宗就被处理事故的公安民警隐藏(见证据一和二)与再审、上访根本无任何关系。6、为此控告人写了以上材料,可南通、通州区两级公安局纪律和督查部门一直久拖不接此案,是案情复杂无法查清?还是另有隐情?无需国际刑警来查办?我只好上网到江苏省公安厅长纪检监察处信箱。几个月来也杳无音讯,无办法只能上网公开,让广大网民来公开点评,是控告人无理取闹吗?还是少数执法民警有错不究?有法不依?徇私枉法!7、通州区检察院、法院在该起错案、冤案得不到纠正,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存有明显包庇、纵容,成了保护伞。因为,控诉人2015年8月向通州区检察院控诉原承办这起交通事故承办人,一开始就隐藏事故卷宗故意伪造篡改复印件卷宗,应付人民法院,造成错判冤判,导致无证交通驾驶者逍遥法外至今的事实。2015年8月5日人民检察院在不予受理通知书上说:“经审查不属检察机关管辖”。(见证据)令人匪夷所思。不知人民检察院应该管什么?敬请广大的网民来点评。8、控诉人于2015年7月21日向如东县人民法院诉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故意隐藏、伪造、毁灭交通死亡事故原始卷宗,导致一审法院未调到事故卷宗(请看证据2)的行为明显违反《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七十八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在接到调卷公函之日起三日内,或者按照其时限要求,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调查材料正本移送人民法院。交通事故案卷客观准确地反映了交通事故全貌的凭证,是处理交通事故的重要依据。而江苏省如东县人民法院(2015)东行初字第00392号行政裁定违反上述规定,错误认定被控诉人一开始就隐藏、伪造、毁灭交通死亡事故卷宗违法行为“不属于行政法意义上的行政行为”,未经审理(六个月后)就驳回控诉人的行政起诉(见证据)在“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的社会主法制时代,少数执法人员却徇私舞弊、草菅人命可以不受追责,人为造成冤假错案可以不受惩罚,冤案错案不可以改判,不知法律何在?到此为止以我身份卑微的一介草民,已无力翻转此冤案,在强权面前更显得多么无助。此案在即将大白于天下的时刻又要石沉大海,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多么绝望!我的心有多么不甘!目前此案已陷入绝境!希望正义的广大知法的网民和上层执法部门的领导依法查处此案,使冤案得以昭雪!使我含冤死去的儿子易杰峰在九泉之下死有瞑目!。以上内容句句属实,有凭有据,如有虚假,控诉人愿受任何法律惩罚。 原一审法官金建峰的随记等重要证据虽姗姗来迟,但终以“开口”说话以事实为依据,一切谎言终会被戳穿,因为真相只有一个强权部门一次次的打击这个破碎的家庭,一次次伤害这个受冤屈的农民,于心何忍!农民们因此怀疑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目前,受害者亲属已是家破人亡,家徒四壁,在看不到希望的路上孤独前行。本应公平公正处理的法官,本应保护人民安全的公安民警,却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国法何在?天理何在?这就是基层强权 干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官官相护,欺上瞒下,相互遮丑阴奉阳违的典型事例。制造更多的人间悲剧,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呆在司法部门?为压制受害者亲属发出声音,竟动用关系把载于新浪微博和天涯百姓声音的文章或图片证据删除,这也足以证明参于徇私弊的民警和法官内心是恐慌的。但不论你们如何集体失声如何隐瞒事实和真相,铁的事实摆在这儿,历史尘封的记载摆在这儿,越是漠视回避越是累积成社会底层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希执法部门及时公正公开处理此冤案,以正视听,给社会给面姓,给陆易华本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果。本控诉有半点不实之处,本人愿受任何法律惩罚2016.8.31